矶木野

一条咸鱼<(-︿-)>

嗓音诱惑の:

有时会没有理由的难过,我想我是病了。我这个年纪是最好的阶段,但我却像个废人一样,整天浑浑噩噩,心里想“啊啊~,我要努力呀”可每天都会被自己打脸。整天拿着手机没有目的的滑来滑去,但就是不想放下。偶尔看到伤感的句子,我会一阵感叹,有时觉着别人嘴里所讲的所谓幸福的事情和我毫无干系,说的堂皇些,我的人生就像一场悲剧。但是就算是这样的我也有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喜欢画画,我想以后用属于自己的风格画出我的人生,我喜欢阅读优美的句子,有时会产生共鸣。我想改变,我会改变。世界你好,我会慢慢努力,变得坚强。故事很长,我们来日方长👌

这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白班出奇迹?这个区那么强的吗?白板出区标?

有凯的钥匙召唤不了嘤嘤嘤Σ(゚ω゚;≡⊃,求大佬帮忙!

南城十二少:

耳机笔记




2.26

今天去入了舒尔SRH940。
带回来马上就回味老碟w
少年アリス-坂本真綾 ,maaya专辑里最喜欢的一张
当时在只网上下载到64kmp3,用破MP3播放器和电子词典送的耳机反复听了好长时间,
里面粗糙的电流音在现在都能回忆起……过了这么久还是念念不忘,
努力攒出更好的听音环境,再体验,
首首精致,好听!哭惹……
我最喜欢一仓宏作词的1/11两首:)


顺遍说说
今天试听耳机时认真听了下残响OST里的 birden
之前听残响ost整张,下来就是模模糊糊说不出的暧昧感觉,对单首歌无甚印象。
但是单挑出来都是好曲子,
birden前面淡淡,空间感很强,后面弦乐和节奏突然铺开,小提琴一层一层,突然再最高处散掉,美哭惹……
940对这首歌的表现不错,

虽然想要更大更通透的声场,不过暂时没有地方可以使用开放式耳机……

以后有精力还是搞搞大手办吧-w-


今天本来是准备试听木馒头,
顺带听了ONKYO的两款(他家好像就三款?)和MSR7
人妻女声好甜啊!其他糊了点。
(不过日系耳机真是漂亮……)
结果还是被940分明的监听风格(?)抓住了……
相比之下木馒头和人妻都浑浊了点。
买吧,买!


其实很想买B&O的H6,貌美!好听!就是贵,
不想再买二手电子产品了……
940和他的弟弟们一样,戴头上太JB丑了……


+++
3.7

公司电脑的集成声卡太……破…………了………………
声音都糊成一坨翔
肿么办 要买声卡吗T-T

+++
3.22
逛了太古汇的sony专卖店
PS4不错,再说吧。
耳机听了1A A3 Z7
嗯…………比较失望。Z7稍微好点,不会描述,算了。
戴感倒是都不错,长得也好看。

公司的声卡好像没之前那么破了233可能是耳机听热乎了~~
还是shure男朋友好【醒醒

+++
8.2
陪母亲去苏州玩时把k323丢了,上次去苏州丢了k319,好伤心。
mx985右耳声音变小,左耳胶圈脱落,插口接触不良,嗯?!才一年,质量堪忧啊。

所以,想买个新入耳塞,
听了舒尔的215,535,不对啊,闷得很,浊的很,和大耳调音完全两码事。
然后,在禾讯听了k3003
我喜!
降价到三千我就买!

+++
8.9

寻找入耳ing
在太古汇-2发现B&O专卖店,很惊喜,以后去太古汇可以b&o-顺电-sony一日游了233

A8我喜!高频尖尖亮!

不过1平头完全不隔音2耳挂对长发不友好3国行价格高的过分,还是先观望…

听了馒头入耳,和馒头一样轰隆轰隆。再见。


最后买了清爽的小甜心hifiman re-400
口味清淡,人声很靠前,比较悦耳,其他器乐伴奏发挥一般,存在感很弱。暂且用用,希望质量好点。

+++
8.23


大手办降价好厉害,激发了我购入的欲望!
五年前,我还是个p都不懂的画室狗,
k-on那年播出了,701在宅圈声名鹊起,变成了我关注耳机的契机,随即开始出没于中关村各专卖店。
刚上大学,应该是大一吧,手中收藏不少碟了,
于是某一天带着cd包去了鼎好三层的akg专卖店,第一次用大手办试听了maaya在ニコパチ里收录的へミンフィア。
清亮的女声,空旷的声场,剥离分明又很紧凑的各种乐器,太美妙了,
虽然现在回忆起来估计加了不少脑放www不过当时当真被惊艳到了,毫无疑问的变成了我的耳机初恋男友。
更何况701工业设计的那么漂亮!佩戴舒适温柔,简直暖心好吗!

但当时2200+的价位加上功放配件,实在不敢奢想,全当梦来憧憬。

然后他价格降到现在这个鬼样子……………………

男神我来接你回家啦——这本是我今天去试听的目的,想再给自己种一次草。

然而,智通没有cd播放器……直插手机试了试,调音风格没错,分离清晰,声场宽透,不闷不糊,就是我的口。就是软趴趴没力气(当然)。

然而店主努力地帮我拔草,不好推,解码要针对前端,功放不便宜,一样价格买个简单省事的更好。

完全同意,然而还是喜欢啊,真纠结。


今天同时听了下舒尔1840 和940有点像,更好,佩戴舒适了太多。


豪哥同行,似乎对大馒头很满意。


最近试耳机用曲-へミンフィア,inner universe,調和。

编曲复杂,女声优美,能把她们三个演绎好,就算别的风格不行,只听她们三个也就够啦~

絮絮叨叨的承诺

好亦:

玩心太大了,这不是我想要的,不是我计划中应该发生的。
但是它现在已经耽搁了我的工作,于是我的三个多小时,都付诸给了手机。
我真是…郁闷至极。
在这最后一段时间里,我该怎么控制我自己呢?为了接下来更好的,自己一直想要的日子,我得重新拾回我的努力了。
让我努力起来吧,让我专注起来吧。
如果可以,也让我更聪明起来吧。
时间不多了啊 。
我还得让我自己变得更好呢。


定一个目标吧,就叫做控制。
控制自己的思想,控制自己的行为。


最近这段日子,怎么说呢,我都快要失去想象的能力了。
新年放假,晚睡,不分时间的玩游戏,大概都对我造成了影响吧?
后来, 一些领域换了个领路人,心中开始每日的那种热切期待,也不知道该交给谁了。


为了未来
想用的功,都得在行动上体现吧?


加油吧。
开始吧。

老大我又让你失望了qwq,英语果然不是什么生物都嫩学der(。・ˇдˇ・。)

是承南不是城南:

那个...我只是试一下怎么在lofter上发东西毕竟今天第一天玩,用一篇旧戏试一下子的...

#八月桂花香
一辈子很长,忘了多少回春草败了又长,桂花谢了又黄。
一辈子很短,来不及在每年桂花飘香时,思索你的模样。

初秋的凉风裹挟着满地碎香沿着院脚窗棱溢了满室,在鼻翼间萦绕,在脑海里盘桓,迟迟不肯散去。那些像指缝中握不紧的细沙日渐凋零在记忆深处的往事,伴着桂花儿香若隐若现地在脑中沉沉浮浮。颤抖着的手微微抬起,无力握起的指节只能抓住一片荡着桂香的虚无。

“等以后啊,我在咱家前后院全都种满了桂花树,你每天早上一推开窗户,就能闻见桂花香。”

因衰老而变得混浊的瞳孔仿佛没有焦距似的瞧着地面,不知怎么的耳边就响起了愉悦的话音儿。听起来,就像是年少时,满是精气神儿的自个儿,说着对未来满是憧憬的话。

年岁像八月天里间或荡起透着微凉的夜风,吹拂过记忆里的身影,扬起那位着淡粉色旗袍的少女的衣角。飘扬的桂花纷纷扬扬地落了满处,绽开在她的发梢,把她的背影映衬得越来越小。
韶华余白发,寒暑飘零早。经年旧事被老照片上泛起的陈黄涂抹得斑驳凌乱,难以拼凑,在偶尔从迷迷糊糊的半梦半醒中回过神时,只有空荡荡的裤脚和手中抓握着的那把上了年岁的木梳能唤醒些现实里的念想。

小八月,我这脑子啊,现在越来越糊涂了。
你说,要是有一天,我连你也忘了,可怎么办啊?


“师父说了,一场买卖可不是说咧就能咧的,咱俩要是搭档,就得搭一辈子。”
“一辈子……就一辈子呗。”

“小桂花。以前每次上台前,都是我给你梳头,你到了前线,就没人给你梳头了。喏,拿着,你记住了,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把自己打扮得利利索索的,啊。”
“我记着呢,你放心啊,等我回来,咱俩排新段子啊。”

我走了,八月。
——早点回来!

年轻的时候儿,总听师父说,人老了,脑子里啊就和走马灯似的,你这辈子最惦念的事儿和人会一遍遍地重复一遍遍地放电影儿,这是提醒你啊,这些都是你一辈子的念想,可千万别给忘喽。
现在,越来越多的时候,记不清自个儿身边的人,记不清自个儿是谁,记不清要做的事儿。唯独还记得那些年咱俩说过的话,记得你寄过来的信,信上清秀的小字儿和信纸里偶尔夹着的三两朵桂花儿。

小八月,我在房前屋后都给你种满了桂花树,每年秋天,满院儿都是桂花香,你要是看见了一定会喜欢。

当年,从战场回来,就铁了心的决定再也不回去找你了。但是每个桂花飘香的季节,都盼着你能站在树下头瞧着满眼的桂花儿然后回过头和我说: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桂花吗?——因为,我喜欢闻桂花味儿。”

人这辈子,就是因为知道很多事情实现不了,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念想吧。

微垂着的脑袋越发低了些,像是支撑不住零散回忆的重量而轻轻地晃着,每天就这样坐在轮椅上,总是不知道自己是醒着,还是梦着。
迷迷糊糊,朦朦胧胧里就好像听见了蹒跚的脚步声,又好像听见了有人在叫自个儿。

——“小桂花……”

是梦吧?什么都是模糊的,思绪就像这副躯壳,一天天地衰老着。
微微颤动着的脑袋,把视线里仅存的几分清亮儿摇晃成虚影。
直到感觉到头发上的触感,羸弱指节微动,不曾离身的梳子已不在手中。缓缓地支撑起头颅,视线涣散着的瞳孔渐渐聚起落在身前人的面庞上。熟悉的容颜在转瞬间唤醒了朦胧已久的思绪,这双眉眼这幅面容,哪怕被岁月平添了沧桑,也依旧和自己心心念念了六十年的人儿一个模样。

话语梗在衰老的喉间,费了好大的力气终是从嗓中念出了这半生都未曾再真正唤过的名字。

“八,八月……”

唇角颤巍巍地勾起笑意,忽的就想起了桂花儿香。努力地抬起胳膊,不断抖动着的手臂直直地指向了阖起的窗。
眼中泛起光亮瞧着人慢慢走到窗台边,启开了窗。

刹那间,一室桂香。

“时光已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忆童年时竹马青梅,两小无猜日夜相随……”

你放心吧,自从我和你搭档,我就已经决定,把一辈子都搭给你。
——那你可得记住了啊。

八月桂花香,最是往事难忘。
在交叠起的视线里,恍惚中好像回到了那些个旧年岁,她着旗袍我着大褂,精精神神利利索索地站在台口迈着步子上了台,清清亮亮的嗓子一启就是圆圆满满的一出戏——

“学徒小八月,学徒小桂花,上台鞠躬!”

……

八月桂花香。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