矶木野

已经是一个屯文的号了৫(”ړ৫)

当踏过荒原

阿小禾子:

_2017.10.10

当红褐地狱浮现又褪去
蓝天还是那个蓝天
心情却不是那份心情


我的摆渡人啊
你已然迎去了下一个灵魂
我则化为你名册上被划掉的黑


你是
我灵魂的向导
荒原上信仰的神


我是
你摆渡的过客
记忆中闪烁的一抹


当踏过荒原
从残破之躯沉入另一具残破
只为切身体会那不曾谙的窒息


肉体可掩盖灵魂的颤抖
我站在门前
我伸出手


_end
_禾


※读『摆渡人』

阿小禾子:

_2017.10.5

我看不见你
在不同的时空
我看见你
信息素漂浮


而触角呢
触角在虚空间断成齑粉
有形的逝去
无形的感知才破体而出


冥冥中的声音兀自萦绕
你知道我
正如我知道你一样


_end
_禾

宝塔诗Ⅱ

走在世界尽头:

              


                              静                   


                       云淡,风轻 


                    饮白茶,读诗经


                 远处风筝,落在草坪


             坪旁树枝上,站着一黄莺


         莺睛凝眸之处,河岸游动白鲸


      山水不在高或深,仙龙则使名或灵


   黄莺一直叽喳长鸣,白鲸不断游游停停


看万里空晴如此安宁,放下书茶去独自远行

啊葱:

把幕布拉回天空 从无数星
和星的眼间,放手 像超现实主义者
举起手枪 发动他
为冬日的暖阳所灼伤的卡车

我已徘徊久矣,离雪莱
六分之一个赤道长度。就依偎在
千年前
晋人的琴边,抚摸那马
和他的鼻息

所有在发烫的蒸汽里
流露出的我的一半,都不要再
着迷。追寻蓝色的你
还是把酱油,倒回奶瓶
让给女主人的手,不需要打开暖气

放下芳香,在keyboard的
交媾中,吞下一枚种子
如果有更好的眉目,更好的浓烈
把碎片一齐放下,等着
       她如果愿意拾起

请允许我哭,久违的窃窃私语
满是江风 而今夜独独缺少了渔火

正为此我已好久,没在你网中长眠
我的心依然在那频率之间
请允许我写字
给我支笔,
       允许我当一回俄耳浦斯

▓▓:

我将你的百褶裙挂在枝头
给泛黄的树叶挑去蚧虫
在黎明望着被你烧毁的月亮
期盼与你共进早餐

没有一刻孤独的时间不属于情人
相思不分昼夜
我整把整把地吞下猩红的石榴籽
治疗瘟疫的药片仍不起效

你是浑身绿刺的火龙果树
熟透的果实通通都给我
你是没有甜味的橘子罐头
摇晃之后冒着泡泡
我要为你流泪,衣裳沾满酒渍
我要那野火漫天
再狠狠地跌进池塘

如何守住脚下一方之地

MINACLASSICS:


万人发出同声号令
我被选择心有余悸
言语冰封,救救谁
昔日攻占的自由城堡
插上狂热硝烟的旗帜


众声喧哗,占据领地
新任的舆论统治者们
一定罩上优美的华袍
万般绰约之身姿出现


众人醉心于众人所奉之圭臬
便以为衣下之胴体美如圣女
“枯枝朽叶,火噬之骨烬”
窗边的男孩将之告诉你
睁大了眼睛,屏住呼息


众人阿
可有人捡到一份哀求?
是我这个行乞者的
我所爱之物的生命
不爱美之为美
只爱美之叹息


我不过是一个找寻真相的孩子,
和一个找寻真相年轻人,
以及一个找寻真相老者

焰雨

阿小禾子:

_2017.9.29

我用变形的声音尖叫
于虚无的空气中
触及  你的
肌肤  一寸一寸
染成猩红


一个浪头打来
我颤抖
而未曾倾覆
你是那暴风雨中屹立的嵁岩
我穷尽气力
去触及  而越靠越远


红色
是  我的眼蒙上的
你的  冷焰
在瓢泼的雨间
摇曳冰冷的光
将我的赤裎之躯
灼烧


_end


※于雨
※于英语考场


_禾

阿小禾子:

_2017.9.24

不知不觉笔迹已积攒一沓
是时间  是岁月的墨痕流转
不够的
我仍可翻完
我仍记得当时的心情与情感
时间啊
何时能让我成为个局外人来审视这一切呢?
或许永远也不能了吧
我是母亲
这是我的骨肉
我呕出的心血  与
割出的灵魂


_禾

团子locky:

当我开始学会沉默
我便开始
折叠 收缩 凹陷 坍塌
成一个质点
我把我的所有内敛
只留一颗心脏的位置
来盛放这世间所有的美好
它们 太多 太杂 太满
而我 羞怯 慌乱 木讷
我只是这庞杂宇宙的
尘埃

光调:

时间赋予自由以生命
笼子赋予生命以自由
人们被拔下羽毛
我失去翅膀

在偷来的月光下
我非法阅读着星海的喧嚣
悄悄地沐浴
未曾谋面的风与光芒

用笔墨书写笔墨
用口号回应口号
人们挥霍着苦痛与悲伤
炫耀拳头一般廉价地
炫耀泪与烛光

夜盈满我的头,从眼中溢出
像血,流入干枯的土地
沾湿脚下腥红的裂痕

造梦者不知去向
留下呓语与轻柔的捕蝶网
铁链蔓延,锁住天空
分割温热的梦

时间只是个谎言
欺骗了我们所有人
记住,一切都不会淡去
沉寂也不会消散,夜
引向麻木。碎掉的灯
在盲人眼中依旧光明

回声的尽头仍是回声
道路的尽头仍是道路
当失败者们的目光伸向昨日
请相信,我们会记起那无言的歌声
失踪的星星,与梦的通行证
因为我们飞行的弧度
早已悄然记录在永恒的夜空